淑色

主攻党,专注冷cp洁癖不逆绝症患者
全职吃all翔
盗笔吃邪all
家教吃纲云/骸
三次本命艺兴墙头三石千玺小白昊然
拉郎配才是真绝色꜀(.௰. ꜆)꜄

【原创】 嫂子是个高冷(?)的炮哥

藏唐短篇。

关于暴雨梨花针的一切纯属虚构,私设心法合一 _ (:3」∠)_

主角:叶兰英,唐晨,叶兰淑‖

叶兰淑正蹲在地上无聊的种蘑菇。

唐晨有些烦躁的在藏剑山庄里四处游荡,正好碰到蹲在地上的叶兰淑。

唐晨还未有动作,蹲在地上的小萝莉就敏锐的转过头来,正对上唐晨那双常年冰冷的眼。

“你是谁!”叶兰淑一声惊叫,随手就挥起重剑砸了过去。

唐晨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有些愣神,但身体却本能般轻轻巧巧的避开了攻击,千机匣也是随手就举了起来。

叶兰淑心下一颤,自己虽然刚开始学习使用重剑不久,却已经多次被兄长夸奖说天资聪颖,已经能算得上是同龄人中的翘楚,但是这个陌生人却不费吹灰之力就避开了自己的攻击,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其他人发现这个闯入者,看来他的武功至少也是与兄长不相上下。思及此,叶兰淑拿起自己更擅长的轻剑指着唐晨喝道:“你是哪里来的唐门?受雇于谁?居然敢擅闯藏剑山庄!”

唐晨微一皱眉,手里却没有放下千机匣,长年的刺客生涯告诉他绝对不能让自己随意暴露在刀剑之下。他瘫着一张脸,刚准备开口解释,就听到了一声又甜又腻的呼唤。

“晨晨~”

唐晨身体一震,但没有转过头去。

叶兰淑看到来人,随即一脸欢喜的喊道:“兄长!”

叶兰淑剑尖方向不变,身体却迅速的挪到来人身边,笑容明媚的邀功道:“兄长你回来啦!这个擅自闯入山庄的人是我最先发现的!”

来人亲昵的揉了揉叶兰淑的头,夸奖道:“兰兰真厉害!”说着,来人伸手拿下了叶兰淑手中的轻剑,拉过她的小手往唐晨身边走过去,笑道:“不过嘛……他可不是偷偷闯进来的,而是我哄了许久才带进来的~”

听着来人上扬的愉悦声调,唐晨本能的觉得不妙,放下千机匣转身就要跑。

来人一把抓住唐晨的手腕,擅使重剑的藏剑弟子的臂力果然不可小觑,唐晨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被铐上了一副专门依照他手腕尺寸打造的铐链,纹丝合缝、挣扎不得。

来人看着叶兰淑明显写着疑惑的小脸,温柔的笑了笑,握着唐晨的气力又加大了几分,然后才继续笑意盎然的说道:“兰淑,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嫂子了。”

“(#゚Д゚)”叶兰淑瞠目结舌。

“叶兰英!”唐晨忍不住皱眉,低声喝道:“放开!”

叶兰英笑魇如花,放开了唐晨的手腕后将头搭在唐晨肩上,粘腻的回道:“晨晨真是好狠的心~丢下我一个人独自面对爹娘和师父他老人家,该罚~”说完,对着近在咫尺的耳朵吹了口热气。

唐晨抿唇不言,脑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上一次的‘惩罚’,然后默默的红了耳根。

叶兰淑看着自家兄长旁若无人的调戏着那个闯入者,小脑瓜转了好几圈之后才终于理解了兄长的意思。

“嫂子?”叶兰淑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唐晨,十分认真的在小脑瓜中分析着。

「要说这唐门长的还不错……好吧-_-||很好看。身材……恩,好!武功也高,身高也和哥哥差不多,就是看上去不好接近,不过这样也就不会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桃花,总得来说勉强能 够配得上做我嫂子……」叶兰淑一边细细想着,一边摸着下巴不住点头,两只眼睛仿佛黏在唐晨身上一般半分不挪,直看得唐晨心底有些发毛,推开黏在身上的叶兰英站直身体接受她的检阅。

眼看叶兰英即将喝上一碗老陈醋,叶兰淑这才手一摊开伸到唐晨面前,笑意盈盈:“嫂子,兰淑要见面礼~”

唐晨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见面礼这档子事,他苦恼的皱眉想了想,试探着开口道:“机关小猪可以吗?”

叶兰淑摇摇头,摆手道:“不要,五夫人已经给过我好几个了……嫂子~”

唐晨又是一愣,叶兰淑撒娇叫嫂子时的甜腻声音简直就和叶兰英在……的时候哄他时的声音一模一样,唐晨禁不住老脸一红,雪白的凝露染上胭脂。于是他开口问她:“你……想要些什么?”

叶兰淑一听,顿时乐开了花,也不管眼前人是自己先前还用剑指着的,她一步上前就要抓住了唐晨的手臂摇晃撒娇,唐晨立刻向后一躲,唐门的服饰中处处暗器毒药,他并不想无意间伤了眼前这个可爱的小萝莉。

叶兰淑很显然被唐晨的动作伤到了心,在她看来,嫂子对兄长的触碰并不抵抗(大雾),而自己只是想向嫂子撒个娇要礼物就被嫂子躲开了,想她叶兰淑纵横藏剑山庄十载,无人不是对她的主动亲近报以喜不自禁的态度,而且娘亲曾说自己未来的嫂子一定会帮着自己好好管教自家不着调的兄长,现在倒好,嫂子居然嫌弃自己……呜呜,娘亲骗人QAQ

唐晨看着叶兰淑炫然欲泣的表情,心底几分慌乱。唐家堡虽然也有许多可口的小萝莉,但她们无一不是表面纯善可爱,实则生人勿近,甚至有些能算得上是诡面修罗,自己刚不过九岁的妹妹也是格外早熟懂事,哪里需要自己去哄她。因而,对着叶兰淑几欲落泪的小脸,完全没有哄小孩经验的唐晨慌手慌脚的不知要如何才好。

叶兰英翘着嘴角看好戏,也不帮着唐晨去哄哄自家妹妹,反而看着唐晨难得慌乱的模样暗自发笑。

唐晨向前走了一步,伸手试探性的想摸摸叶兰淑的头然后好好解释。叶兰淑一手拍开唐晨的手,嘟着嘴说道:“我也不让你碰!”说完,叶兰淑转个身就赌气跑掉了。

唐晨看着叶兰淑跑开的身影,身边的叶兰英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唐晨不自主的摸了摸被叶兰淑拍的些微疼痛的手背,撇头看了叶兰英一眼,眼里的冷意再明显不过了。

叶兰英笑声一顿,讨好的拉过唐晨的手细细的揉着,然后堆了满脸讨好的笑容,道:“我也不知兰淑这人小鬼大的丫头会要见面礼嘛~”

唐晨抽了抽手,没抽动,于是说道:“放手,我要准备见面礼。”

“不放~”叶兰英一笑,脱起了唐晨带着的手套。他道:“你知道那个鬼精灵喜欢些什么东西吗?”

唐晨皱皱眉,然后坦诚的摇了摇头。叶兰英笑容更加灿烂了,他将唐晨常年摆弄机关的修长手指拉到唇边吻了吻,道:“我告诉晨晨的话,晨晨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奖励呢?”

唐晨不悦,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叶兰英给自家妹妹的一大箱珠宝首饰。虽然自家妹妹心智早慧乖巧稳重,但自己却还是从自家妹妹眼底看到了女孩子对于首饰与生俱来的喜爱,再想想自己根本没想到要给叶兰淑准备见面礼这种事,自己确实理亏,叶兰英若是真能告诉了自己叶兰淑喜欢什么以便对症下药,这奖励一事……唐晨皱眉,道:“别那样叫我。”

叶兰英一笑,并不理会唐晨表示的对称呼的抗议。他捉着唐晨的手指不缓不急的轻轻啄吻,然后继续说道:“要奖励~”

唐晨被他这番举动闹得心下有些烦躁。他啧了一声,这才点点头算是应了叶兰英那颇为明显的暗示。

叶兰英开怀,环抱住唐晨的细腰,丝毫不介意唐晨身上藏着的大大小小暗器和毒药,贴近 他说道:“我这妹妹是五夫人嫁过来那年生的,因而十分得五夫人的喜爱,自小就有五夫人从旁教导,她也就因此对唐门那些精巧的机关暗器十分有兴趣。但五夫人嫁过来之后便不再过多研习唐门暗器,兰淑也就只能听着五夫人的描述、看着五夫人的暗器偷偷肖想,因此十分企盼一份独属于她自己的暗器。千机匣她自是不会妄想,但暴雨梨花针孔雀翎什么的麽……”叶兰英一边说着,一边向唐晨越凑越近,最终在唐晨唇角偷香成功,然后他才满意的继续说道:“所以她心心念念能有个唐门嫂子,结果现在嫂子来了,却不给她暗器当礼物玩~”

唐晨没在意叶兰英的动手动脚,他的手按在叶兰英脸上推开他,道:“别闹,我去准备暴雨梨花针。”

叶兰英不依:“有什么好准备的,把你的直接给她就是了。”说完略微转脸,吻上了唐晨带着薄茧的手心。

唐晨顿时收回手,却也没再推拒,而是解释道:“男子用过的器物,再给未出阁的女子使用,总归不合礼数,而且也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叶兰英一声嗤笑,道:“兰淑才不会在意礼数这些虚物。还有,晨晨用的,自然就是独一无二的~”

“……”唐晨脸上又浮起薄胭,但却没有退步,只是双眼看他。

“好吧。”叶兰英投降,放开了一直环在唐晨腰际的双手,转而拉着唐晨的手细细研磨,道:“不过我要陪着你~”

“随意。”唐晨丢下一言,套回被叶兰英褪下的手套便往扬州城中的唐门暗哨补给点走去。叶兰英向前走了几步本欲跟上,却还是停了下来想看看唐晨会不会回头叫他跟上,可惜,直到唐晨离开视线,他都没有回头看上自己一眼。

叶兰英垂眸,转回了自己房间。

片刻后,房门突然打开,叶兰英抬眼便看见进来的唐晨手里拿着的一个小包裹,心里突然有些烦躁,却还是笑着开口:“回来了?”

唐晨简短的应了一声,坐下后将包裹放到圆桌上就直接打开了。包裹里装着的是一个长匣,上面并无任何雕饰,长七寸,厚三寸,六面密封,左侧窄面有两圈细致有序的孔洞,中心处亦有一个细孔,右侧窄面上藏了个若影若现的唐门鬼面。

叶兰英来了几分兴趣,他挪近唐晨,拿过木匣仔细端详了一会,然后放回了唐晨手里,问道:“这匣子里放的就是暴雨梨花针?”

唐晨点点头,摘了两手手套露出玉塑般的双手。他右手在鬼面那里摸索着不知做了些什么,木匣左侧窄面就突然向左推出。唐晨顺手一拉,便露出了里面排放整齐的二十七枚银钉。

唐晨手上动作不慢,细细挑出了二十七枚银钉后,拿出系在腰际的雕刀就往银钉上细细镌刻。叶兰英一看他放下一枚似乎是已经镌刻完成的银钉,就用帕子拿了到眼前来看。原来,那细长的银钉末端,被唐晨细细的用篆体刻上了一个‘淑’字。叶兰英先是一笑,然后觍着脸说道:“晨晨什么时候也给我做一个?要刻上英字~”

唐晨看他一眼,嘴角绽出一个浅淡的讽笑,难得与他调笑:“那世人都会以为是叶英叶庄主。”

叶兰英仍是觍着脸,看着唐晨的眼眸说道:“那便刻上‘英晨’二字,足见我俩情深意重,晨晨~”

唐晨一顿,脸上红了一片,转回头不理他,手下动作依然不停。叶兰英讨了没趣,撇撇嘴放下银钉,就坐在唐晨身边看他修长灵活的手指。

也许唐门弟子的手都是一样的,五夫人的手指也是这般白嫩细长,只不过唐晨的手心、指腹和虎口多了因常年研习暗器而催生的薄茧。叶兰英看着这双仿若白玉雕琢的手,不由得想起这双手的主人在自己身下用手指紧紧绞着被子发出压抑的喘息的情景,叶兰英眸光一沉,端起身前的茶盏掩饰性的喝了一口,压下心底冒出的燥热。

不多时,唐晨便将二十七枚银钉上都刻上了‘淑’字,然后,他将这些银钉重新装回匣子中,将匣子复了位后,他又拿起了雕刀,却半天没往木匣上下刀。

唐晨在心里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转过头看向叶兰英,薄唇轻启:“她……平日里还喜欢些什么?”

叶兰英闻言一笑,目透狡黠,他开口说了一句:“加倍。”

这句话看似没头没脑,可与他相处多年的唐晨自然了解这句话背后的意味。他心下一恼,也不知自己是为了谁才做这玩意向他妹妹示好,偏偏那个谁还不知好歹的要奖励加倍!唐晨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仿佛是在唾弃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无赖,然后咬牙点了头。

叶兰英喜笑颜开,他讨好的立刻说道:“就雕蜀中独有的滚滚吧,也是兰淑心心念念了许久的。”

唐晨听了,便动手往木匣上下刀,随口说了一句:“你这妹妹,迟早是要嫁给我们唐门的。”

“嘿嘿。”叶兰英狗腿的笑着:“没关系,反正晨晨已经嫁给我了。至于兰淑,我倒是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管制她。”

唐晨闻言,嘴角酝笑的瞥眼看他,眼型美好的凤眼拉的神情更显勾魂。叶兰英心神一荡,掰过唐晨的脸就凑上去亲。唐晨也不恼不羞了,由着他和他亲了个来回,看他一脸魇足的模样,不由得的在心里再次唾弃自己没出息,然而,他最终还是笑了笑,眼里溢上满足。唐晨收了收心神,转回头继续去刻据说是叶兰淑一直心心念念的滚滚。

“晨晨。”叶兰英扯开唐晨的衣领,围着锁骨一圈轻咬。定国套装就是这点方便,扯开了衣领之后一整片锁骨都露了出来,又不像破军套那样露的太多,半遮不遮的最和他的胃口。

唐晨只得仰头,伸回手拍了拍叶兰英不断耸动的脑袋,道:“叶兰英!”说着,他放下手中刻刀,双手用力将叶兰英剥离自己脖颈,道:“别闹,还没雕完。”

叶兰英不满,一下子握住唐晨的手箍在身前,道:“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叶兰淑重要?”

唐晨一愣,惊讶于叶兰英怎么不成熟到这种地步。虽然他尚未及弱冠之年,却已在江湖上闯出了一点名堂,怎么也不该做出和个孩子吃醋的幼稚举动。唐晨无奈的抽抽手,没抽动,他也就不管了,半恼半好笑的说道:“都多大了,还与个孩子置气。”

叶兰英闻言,一下子把头埋到唐晨胸前,然后左右蹭动,声音竟有些委屈的说着:“那为何先前去暗哨你怎么不叫上我一起,再说了,我又不会真随你去,只要你叫一声我就满足。”话音稍落,叶兰英头颅往下滑动,从胸口前的缝隙里把唇覆了上去,又舔又咬,含含糊糊的补充:“回来了又只知道给兰淑那个小丫头雕玩意,我要你就不肯。”

唐晨被激的倒吸一口气,想怒却又觉得好笑,少年英雄的叶家少爷在感情之事上竟像个女子一样没安全感的乱吃飞醋。他摇摇头,内心却柔软的一塌糊涂,不由得就放纵了叶兰英类似要白日宣淫的举动。他竭力克制住自己脸上不知何时会涌出的晕红,白细的手指插到叶兰英发间慢慢梳了一下以示安慰后,难得的开口解释:“不是你说要一起,没跟来,以为你有其他事。”唐晨刚一说完,喉间突然滚出一声低吟,燥红难以抑制的涌上脸颊。原来叶兰英隔着衣服咬上了他胸前的肉粒,经历过多次情事的敏感身躯食髓知味般立刻回想起了记忆中的愉悦。他本能的想推开,但为了叶兰英,他还是克制住了,任由叶兰英熟练的避开自己衣服上的刀毒暗器,咽了口口水,羞着脸说道:“叶兰淑,是你的妹妹……”为了你才会对她好。

叶兰英震惊,嘴下动作都停了。震惊之后涌现的就是满足和爱意,平日里似乎一丝不苟的害羞情人居然开口说出了对自己的情谊,虽然还和性子一样的并不直白,但自己哪能不清楚其后蕴含的的意味。早知道对他放低些姿态就能换来这些,自己早就打滚卖萌跪求情缘了,哪会在刚开始认识时用有些强势的姿态插入他的生活,惹得他差点要与自己决裂......叶兰英想着,幸福的笑眯了眼,然后又做出委屈的姿态来从胸前抬起头:“晨晨,那你说,我和兰淑谁更重要?”

此言一出,唐晨脸上的红立刻加深了好几分,他恼羞成怒,重重的拍了下叶兰英的脑瓜。不是都说了自己是为了他才去讨好叶兰淑,怎的还是纠缠不休!反正他也没带手套,左右也伤不到叶兰英……呸!瓜货!这个时候还想着护他!唐晨第三次唾弃自己,口气里更多了烦躁:“别闹了!”

“不嘛晨晨。”叶兰英如小孩子一般撅着嘴,如同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一般闹腾:“晨晨是不是见兰淑生的可人,还是个女娃,就将心思转到她身上去了?”

“瓜货!”唐晨恼的用力拍了下叶兰英的脑瓜:“瓜娃子!”老子喜欢谁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唐晨在心里恶狠狠的补充。

“晨晨~你就说嘛~”叶兰英不依,凑到唐晨耳边,用平素里床第间的低音耳语:“我想听。”

唐晨脸上炸红一片,想要发作却又不忍心,他懊恼的撇开头,已然哑了声音道:“你别逼我。”

叶兰英不言,凑上去舔舐唐晨的耳廓,用舌尖一点点的探进耳孔,将整个耳朵弄得红润光泽,淫靡的水声不断充斥进唐晨的脑内。然后,叶兰英一只手探进唐晨的衣服内四下点火,另一只手则揉弄着唐晨的另一只耳垂。上下三面同时传来的滚烫直击心髓,唐晨支撑不住的喘着粗气,心里总算是明白了现在若是不低头叶兰英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唐晨咬着下唇克制住自己的喘息,缩着身子试图避开不停作乱的手,已经开始含着水光的眼看向叶兰英,张了张口似要说话,却还是被自己内心的羞耻感击退,闭紧了就要呻吟的嘴。

“晨晨。”叶兰英放开被自己舔的满是银丝的耳朵,说话的声音也已褪去了轻佻,含着点委屈,但这委屈又是若无所觉,像是受了伤却竭力忍痛强装镇定的孩子,莫名的让人心疼。他的头埋在唐晨脖颈边不过分动作了,只讨好的亲亲唐晨的锁骨。

唐晨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他伸手拽住叶兰英的衣领,迫使他离开自己身体与自己对视。然而这么一做完,唐晨刚做好的决心就被耻感击出了小孔,叶兰英深邃幽深的眼神又激的他当场就要交代在这里。没办法,他重新将叶兰英按向自己,已经被褪去衣衫的光裸手臂搂上叶兰英,然后竭力克服羞耻红着脸眼神四散飘移的艰难说了一句:“是你。”说完,他又怕叶兰英不相信是的,不顾自己已经全然泛粉的身体和熟透的双颊,微微放低声音补充了一句:“一直只有你。”

听着爱人的甜蜜爱语,感受爱人的狂乱心跳,叶兰英甜的就要压不住脸上笑容、控制不住故作委屈的声线笑出声来,他仗着臂力的差距掰开唐晨双手凑到他唇前,二话不说就吻了过去。

“碰!”物体掉落的声音在叶兰英就要吻上唐晨之前打断了两人,两人抬眼向声源处看去,看到的是一地的食物碎渣和那个目瞪口呆的萝莉——叶兰淑。

叶兰英迅速捋起衣服盖上了唐晨几近全裸的上身,唐晨捂住脸撇过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叶兰淑眼眶里迅速涌出泪珠,一滴两滴接连不断的掉到地上。叶兰英心中过意不去,一边想着会不会给叶兰淑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一边以平日里一贯慈爱的笑容问她:“兰淑怎么来了?”

叶兰淑一抹眼泪,二话没说转身就跑了出去,徒留两个大人原地凌乱。

叶兰英转回头问唐晨:“你说她是为什么跑了出去?”

唐晨羞愤的推了一把叶兰英,没推动,拿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像在控诉他白日宣淫却不知道关门。叶兰英却被那含羞带怒的眼神勾的一燥,不管不顾的又重新压了下去,将唐晨的抗议尽数吞到肚里去。

----------END----------

本来是还有后续的,现在突然觉得停在这儿也不错,么么哒米娜桑~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所以十五的贺文就十六发 ( ・ิϖ・ิ)っ

评论(4)

热度(51)